当前位置:中国体坛风云 > 足球> 正文

厄齐尔背不起德国足球衰败这口锅

时间:2018-06-21 23:11:10阅读量:8959

核心提示

俄罗斯世界杯上,贵为卫冕冠军的德国战车“开翻了车”,第一次饱尝世界杯小组出局的苦涩。球迷的指责,媒体的讨伐让傲慢的日耳曼人似乎学会了审视自己。勒夫的传控足球被认为花拳绣腿,围而不攻的情形屡见不鲜,舍弃了曼城小旋风萨内,压缩戈麦斯时间都是争议点,如果将...

厄齐尔背不起德国足球衰败这口锅

俄罗斯世界杯上,贵为卫冕冠军的德国战车“开翻了车”,第一次饱尝世界杯小组出局的苦涩。球迷的指责,媒体的讨伐让傲慢的日耳曼人似乎学会了审视自己。勒夫的传控足球被认为花拳绣腿,围而不攻的情形屡见不鲜,舍弃了曼城小旋风萨内,压缩戈麦斯时间都是争议点,如果将罪责全都强加在掌握德意志战车方向盘十二年之久的勒夫未免太过苛刻。失去对荣誉的追逐感和饥渴感或许才是真正的主因,而这一口从天而降的锅却似乎被厄齐尔一个人分了。

那么厄齐尔有多“糟糕”?在第一场爆冷输给墨西哥的比赛后,德国名宿马特乌斯就向他开炮了;第二场直接被重压之下的勒夫搁置在替补席;在与韩国比赛结束之后进入球员通道的厄齐尔就收到德国球迷的不断辱骂。在德国出局的惨淡现实前,纵使厄齐尔在救赎战中一人制造7次射门机会也逃不过口诛笔伐,甚至他自己也没有想过围绕他的话题会持续波及了三个月。

实际上,厄齐尔在他上场的180分钟的时间里,直接制造了11次机会,并且其中禁区内的机会高达7次,比任何至少踢了90分钟的球员都要多,显然即使德国战车整体沉沦,但是厄齐尔显然不该成为唯一的背锅侠。

「导火线,阴谋论」

2018年五月底造访英国的土耳其总统与两名土耳其裔德国球员厄齐尔和京多安的合影居然成为德国人败走麦城的政治性原因,更可怕地是这种“甩锅”言论居然和众多德国大佬不谋而合。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公开表态继续支持勒夫其实并不是新闻,因为世界杯前夕他就将勒夫的合同延长到2022年,而对厄齐尔,他却在采访中做出了 “厄齐尔必须就与埃尔多安合影一事向德国球迷给出解释” 的言论。,两年前走马上任德国足协主席的格林德尔化身催命判官。

“我们的合照没有任何政治意味,我只是尊重我家族的国家的最高首领。”虽然当时厄齐尔极力澄清“政治因素”,但是在土耳其总统面临竞选的浪潮中,厄齐尔很难不被人误解,甚至没有人关心作为第三代移民的他其实是 300 万德国土耳其裔穆斯林中的一员,没有人关心他曾为德国战车贡献了23球和40次助攻,曾天真以为忠义二字值千金 ,现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原来江湖问路不问心。

拜仁主席赫内斯像个跳梁小丑一样公开抨击厄齐尔,直言“厄齐尔踢的像屎一样”,而据领队比埃尔霍夫回忆“在世界杯期间赫内斯就打过电话要求弃用厄齐尔”,厄齐尔的经纪人第一时间就会强烈地回击:“赫内斯的话毫无重点,这和足球毫无关系,他在试图转移人们对真正的问题的注意:在德国社会中再次抬头的种族主义和歧视问题”。合影,出局、批评性言论似乎有迹可循,但是三者之间连锁反应的前提和核心都是是否存在种族歧视。

曾与厄齐尔并肩而战的德国将士从上到下清一色地否认种族主义并不意外,但是他们却偏偏将失利的矛头统一地指向了厄齐尔,却不免让人心生疑惑。一张世界杯前一个月之久的照片直接让德国人第一次从小组出局,杀伤力也未免太大了。要知道,过去8年时间内厄齐尔与土耳其总统经常性见面,但是却偏偏这一次德国足协对他零容忍,并且这一合影受到了德国右翼强烈谴责,被认为是土耳其执政党为选举做宣传,进而引发德国球迷人云亦云,对他忠诚度的质疑,甚至要求从国家队开除他。所以当打之年的厄齐尔宣布退出服役11年的德国国家队也是身心俱疲之下的必然结果,“当我们赢球时,我是德国人,当我们输球时,我就是个移民”,深思熟虑的厄齐尔不期望别人抬高枪管,却在挣扎后,坚定了自己的态度。

误会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误会之后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的定性并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反反复复地割裂,厄齐尔事件像一出肥皂剧一直蔓延着,从世界杯到德甲联赛的拜仁再到征战欧洲国家联赛的德国队都在重新发酵着这一事件。

「二次伤害,避重就轻」

新赛季更换主教练的拜仁步履维艰,7轮过后南大王罕见地排名联赛第6,自1990年以来首次在慕尼黑啤酒节期间遭遇四轮不胜。平均年纪老化的拜仁如果总是将卫冕的希望寄托在十年老臣里贝里和罗本身上显然不太现实,可自信有时候就是游离在自负的边缘,拜仁在本该补血造血的夏季窗口只是补充了租借回归的稍有回暖的桑谢斯、格拉布里,以及免费加盟的戈雷茨卡,但是他们却放走了比达尔、鲁迪、贝尔纳特,显然在净利润的量化上,进出的实力筹码并不对等,可外患没有剔除,内忧又呈现了,科瓦奇一叶障目厚此(穆勒)薄彼(J罗),阿拉巴、托利索和拉菲尼亚又被伤病拖累。

除了J罗的公开造反,当家球星莱万多夫斯基也表示“若球队有什么奇怪政策,我会忍不住说出来”,目前新帅科瓦奇根治顽疾的方法居然是“加练骑自行车”。无论是用人捉襟见肘,伤病不请自来,还是战术循规蹈矩,抑或是科瓦奇的“水土不服”,但是从拜仁1:1战平奥格斯堡、0:2负于柏林赫塔、1:1战平阿贾克斯,0:3负于门兴格拉德巴赫过程和结果来看,所有赛季之初不敢想象的糟糕其实有迹可寻。

巨人拜仁跌跟头了,其他的俱乐部体现出来的善良仅仅体现在“你摔倒了我没笑,并不是代表你摔倒了我会扶”,球迷的倒戈,媒体的炮弹其实都是有理有据的,毕竟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感形成了刺眼的交叉口,就像三个月前的德国从世界杯出局一样。当拜仁官方在这个敏感期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所有吃瓜群众都以为拜仁要将大刀砍下科瓦奇时,因为上一次这样兴师动众地迎回了海公公。结果拜仁主席赫内斯、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以及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空前团结,对外一致声讨媒体和记者。他们的出发点自始自终停留在“保护我们的球员、俱乐部和教练”,对于拜仁遭遇的困境和解决方法只字不提,这似乎又是自信走向自负的另一个心理体现。

俄罗斯世界杯上拜仁系的球员几乎集体迷失,可喜欢打嘴炮的赫内斯独独把厄齐尔淹没在口水中,如果以一个俱乐部高管的身份去过问国家队难免多管闲事,如果以一个德国球迷的身份去抨击厄齐尔未免避重就轻。当本赛季拜仁度过了短暂的甜蜜期,迅速传染了德国队世界杯后遗症,赫内斯却学会了掩藏,无视一切批评,并且堂而皇之地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对着媒体和记者大放厥词。

赫内斯的“双标”口吻不会让拜仁洗心革面,却又乘着拉拢过来的聚光灯又狠狠地踹了下无仇无怨的厄齐尔。“我的措辞可能不对,我应该说厄齐尔说垃圾,而不是’屎’。”,躺枪的厄齐尔已经没有和赫内斯争辩,但是城门失火的拜仁,无缘无故地殃及厄齐尔已经是一种歧视,面露横肉的赫内斯所谓的“勇敢”是莽撞,所谓的“激情”是幼稚,而所谓的“执着”也是再明显不过的偏激。

内心是一个温暖又潮湿的地方,适合任何东西生长,情绪就是最疯狂的“野草”,心灰意冷的厄齐尔,飞扬跋扈的赫内斯都是最好不过的投影。除此之外,赫内斯还抨击了已经转会巴黎的贝尔纳特,其实拜仁高管义正严辞地要求外界给拜仁尊重,那么作为俱乐部形象的赫内斯给予没有瓜葛的厄齐尔和分道扬镳的贝尔纳特尊重吗?同样被抨击的《图片报》的还击掷地有声:“现在连拜仁球迷也为赫内斯感到羞愧”。尊重从广义上来说,讲究礼尚往来,即使在功利的的足球世界里,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也是相互的,显然拜仁失信了,也失心了。

[没有厄齐尔,也不见新德国」

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拜仁8人帮理所当然的是赫内斯的宝贝疙瘩,可回到联赛的他们丝毫没有给自己挣回面子,攻击线上遭遇联赛222分钟进球荒,防守端最近8个丢球有5个来源左路(写在狼堡和拜仁比赛前),假设这是厄齐尔事件发酵而来的上帝报复,那么这波余震同样波及到后厄齐尔时代的德国队。

欧洲国家联赛上输给重建的荷兰和世界冠军法国,但是德意志战车上一次在正式比赛连败还要追溯到18年前的2000年欧洲杯,最惨的是曾今无坚不摧的德意志战车在2018年已经输掉了6场比赛(0比1巴西、1比2澳洲、0比1墨西哥、0比2韩国、0比3荷兰、1比2法国),创下了有史以来的单个自然年输球最多纪录。回想厄齐尔退出国家队之时,曾和他并肩摘取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兄弟”无一挽留,而德国足协也认定没有厄齐尔的新德国队会走进春天。事实证明,德国人除了空有控球率,中场的创造力荡然无存,他们恰恰渴求一个厄齐尔级别的核心,就连温格也阐明了“德国需要厄齐尔的回归”。

事到如今,纵使嘴上再逞强也无力更改德国足球溃败的事实,世界杯时,在必须得有一个人背锅的情况下,除了厄齐尔,似乎再也找不到一个比他更为完美和合适的“甩锅”对象,因为他很少唱德国国歌,因为他和土耳其总统合影;但是在没有厄齐尔的欧洲国家联赛中,很难想象,这个“锅”得有多大才能容下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10月15日,德国足协官网为远在英伦的厄齐尔送去30岁生日祝福,只是此时此地这种“回暖”行为不禁让人揣测,究竟是为了盖过铺天盖地的舆论,还是为赢回厄齐尔做情感铺垫,但是对于“大眼”厄齐尔而言,他心存过幻想,也学会了留个心眼。

德国足球的误会和曲解,并不是为了让腹背受敌的厄齐尔苦口婆心地寻找解释的机会,而是更加明白在这个爱憎分明的世界里,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拜仁和德国同时迸发的瓶颈期并不是巧合,或许傲慢的日耳曼人仍然无视一切良性的建议或者恶性的批判,所以误会有时候也是相对的,只是厄齐尔事件没有让他们感觉到从拜仁到德国“纵横交错之间“比较”的意义。

【本账号是新闻.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